您的位置: 温岭信息网 > 游戏

都市妖孽魔帝 第28章 暗疾发作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5:07

都市妖孽魔帝 第28章 暗疾发作

眼看着叶凌离开,叶倩雪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儿来,顿时满脸的羞愤之色,

“好你个叶凌,真是不知好歹,我是一定不会让娇娇跟你有一丝可能的,等林家的人出现,看你到时会磕的头破血流,还是跪地求饶!”

说完,叶倩雪咬着嘴唇,目光坚定的转身离开。

……

叶凌并不知道叶倩雪的心思,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看在王姨的面子上,他最后一次忍让叶倩雪,不会再有下次。

走进教室,找到洛依依将退学许可交给她,然后,在洛依依复杂的目光中,叶凌转身离开。

离开三班的教室,叶凌径直出了天河高中,准备前往月湖湾的住所闭关修炼。

然而就在这时,

天河高中校门口对面的街道上,忽然有一个女子,直奔他走来。

叶凌看清对方的面容,顿时眉头微微一挑,停下脚步,

“晚辈谭灵秋,见过前辈。”

女子走到叶凌面前,双手抱拳,有点不情愿的道。

“有事儿么?”

叶凌平静的看着她,因为某些原因,他在飞离地球之前,需要一些女仆,所以此刻谭灵秋找来,他才停下来,没有直接离开。

“晚辈确有一事相求,还希望前辈能出手相助!”

今天的谭灵秋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运动裤,上半身是黑色的运动背心,长发梳成辫子放在背后,整个人飒爽干练,引来校门口很多男性惊艳的目光,她脸上挂着焦虑的神色,诚恳的看着叶凌。

叶凌看着谭灵秋,深邃的目光仿佛将谭灵秋看穿,无情的话语击碎她内心最后一丝侥幸,

“相助就算了,本尊不行善事。”

谭灵秋浑身微微一颤,她忽然咬了咬泛白的嘴唇,目光固执的看着叶凌,仿佛心底里做了什么决定,

“前辈,那我们做个交易吧,我的筹码就是自己,做你奴仆!”

叶凌点了点头,“你可以说了。”

“晚辈家中有人因修炼剑诀留下暗疾,现今发作,已到了生死危亡之时,若前辈能有办法治愈家人,灵秋愿随前辈身侧,为奴为仆!”

谭灵秋说出这番话时,心都在微微颤抖,

给人做女奴,这个下场她从来都没想象过,一说到奴这个字,她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古装电视里那些卑微屈膝的奴婢,认打认罚,便是杀了也无法反抗。

而且,因为她的性别,她给人做的还是女奴,

恍然间,某些岛国的电影里的淫乱画面浮现在脑海里,让谭灵秋惨败的俏脸,飘起了一层微红。

“是你那个长辈吧?”

叶凌的眼前,浮现出当日在月湖与谭灵秋偶遇的画面,当时还有另一个女子在,他记得清晰,谭灵秋叫那人为小姑,那个女子叫谭韵。

“是,我小姑体内暗疾发作,现在已经昏迷两日,家中请来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

谭灵秋如实的说,她非常清楚小姑暗疾的由来,

谭家剑法威力高深,在天河市古武修士之间,名声赫赫,

但除了谭家嫡系弟子,没人知道的是,谭家剑法并不完美,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

那就是修炼者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时间久了会留下暗疾,不一定会在何时发作,

谭家先辈,已有很多人都死在这个暗疾上。

谭韵是如今谭家的掌舵人,能以一个女子之姿,坐上家主之位,就是因为她对谭家剑法有着超凡的天赋,修行进度非常快,

但也因此,暗疾比别人都严重,突然发作之下,连点预兆都没有便昏了过去,现在谭家一片大乱。

谭灵秋从小就与小姑谭韵走的最近,她自然不能看着小姑死去,

所以,在诸多名医都束手无策之后,她忽然想到了那日在月湖遇到的叶凌,她心中生出一丝侥幸,

叶凌的修为高深莫测,而且对谭家剑法不屑一顾,说不准就能找到谭家剑法的缺漏,进而可以医治谭韵。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片面,但俗话说病急乱投医,束手无策的谭灵秋,也只能赌一把,所以她此刻出现在了叶凌面前。

“本尊可以医治。”

叶凌平静的回答道,谭韵的暗疾,当日他见到时,便已看透因由,再说,凡俗之病,对他来说没有难度,不用看他也有信心治愈。

“真的么?”

谭灵秋一下就变得激动起来,她来找叶凌,也就是碰运气,现在听叶凌如此说,顿时惊喜的很。

叶凌点了点头,“带本尊去见她。”

“好!”

谭灵秋急忙点头,

很快,谭灵秋打了出租车,二人直奔谭家。

……

只是二十分钟的路程,叶凌便在谭灵秋的带领下,走进了谭家大院。

天河市有四大家族,谭家便是其一,

作为谭家的大宅,自然是奢华辉煌的,单独的宅院,

中间是一座三层楼,两侧是几座二层小楼,

花园水池,假山亭榭一应俱全,在奢华中散发着古风气质。

作为家主,谭韵居住在三层楼里

都市妖孽魔帝  第28章 暗疾发作

,此刻昏迷的她,正躺在三楼的卧室,

叶凌随谭灵秋来到三楼的客厅,这里站了好些个人,一个个都满脸的惆怅表情。

这些人里,大部分是谭家的嫡系成员,其他的,则是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

“姐,他是谁?”

叶凌和谭灵秋刚走进来,便有一个穿着白西服的男子走了过来,皱眉看了叶凌一眼,对谭灵秋发问。

“他是叶凌,我请来的医生,给小姑看病。”谭灵秋如实回答。

说着,谭灵秋转头还给叶凌介绍了一下,

“这是我小弟,谭少杰。”

叶凌没什么表情,并没搭话,而是问,

“病人呢?”

谭灵秋指了指南侧的一个房门,

“我小姑现在就在卧室里呢,我这就带你进去。”

“等等!~”

谭灵秋刚要迈步,就被谭少杰给拦住了,

“姐,我请来的张大夫在里面正为小姑看病,你们还是等会吧。”

说着,这谭少杰还用质疑的眼神不断扫视叶凌,心里不屑一顾,这么年轻能有什么医术,

这谭少杰身高一米八,体型偏瘦,穿着白西服完全撑不起来,像一根瘦麻杆,但却让谭灵秋停了下来,

“少杰,你说的张大夫,是昨天你提过的名医张忠岳么?他答应来给小姑看病了?”

谭灵秋的声音里有点惊喜的问。

“不错,就是咱们天河市第一名医,张忠岳张大夫!”

谭少杰顿时傲然挺胸,很是得意的道,这天河第一名医张忠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请来的,他费了好大力气请来,自然让他在谭家人面前很有面子。

合肥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合肥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合肥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合肥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合肥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