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岭信息网 > 游戏

宁小闲御神录 完结篇 最终之战(4)

发布时间:2019-09-24 18:44:46

宁小闲御神录 完结篇 最终之战(4)

神境有排山倒海之力,看上去威能无限,然而始终要受一点限制:

虽然力量很可能达到了生命的极致上限,但神境终究是作为个体而存在的,技止于此。★杂*志*虫★

可是真神却不同。

他在百尺竿头又进一步,突破了这个瓶颈,从此可操纵天地之力为己用。到了这一步,他已经不再被禁锢了万千生灵的肉%~身所限制,而可以真真正正地触摸规则、理解规则,甚至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修改规则!

从这个角度来说,真神以上才拥有与天道角力的本钱。

就以数万年前蛮祖与天道争锋为例。蛮祖作为独立存在的个体,要怎么和它比拼

宁小闲御神录  完结篇 最终之战(4)

?有血有肉的人,挑战无影无形的天道,他就算向空气挥刀一百万次,也碰不着天道的边儿。

那已经是另一个层次的较量了,远在肉%~身、力量和神通之上。

如今的神王,却已经重新翻过了这道门槛,毕竟他继承和融合了蛮祖的全部心得,说得上是驾轻就熟,具有旁人无可比拟的优势。

理论上说,这很顺理成章。修行之路就是爬金字塔,越往上越难走、人越少,可是拥有的力量也就越强大。古往今来的神境有一百多位,真神却是棵独苗苗,只得蛮祖一个,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真神和神境之间,有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而就宁小闲的理解来说,神境已经走到了个体力量的极致,真神却是百尺竿头又进了一步,真正做到了翻手为云覆手雨,开始干预整个世界的规则。

也就是说,神王最强大之处,还不是与人对战。

反过来看,修仙者阵营剩下的这些神境,在神王面前哪里还有胜算?

可她想起方才的战斗,却觉出不对:“咦,神王好似没有你说的那么强悍。”就方才大战来看,长天、虚泫、怀柔上人三强联手,虽然两死一重伤,神王却也付出了代价,远不见轻松。这和长天预估的十比一战力,好像相差甚远。

长天点了点头:“直到我们杀掉拓朴初,他才露面。可见他还未到出关的好时机,不得已被我们硬逼出来而已。”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其实福楼安之死充满疑点,很可能也是圣域作的手脚,目的是延迟沙度烈和摩诘天攻打神山的时机。从这点上看,神王原本的确需要更多时间。”

宁小闲虽然暂时封闭了自己的痛觉,但身体不断受损,精神也是越发萎顿。好在她头脑还有一点清明,一转念就明白了:“他境界还未巩固?”

“从现状推断,应是如此。”

她轻吁一口气:“难怪你要金乌飞回去给乌谬和阴生渊传消息。你想让他们多争取一点时间?”

“是。”他就知道妻子能看破自己意图,“此时的神王,尚不能令他们俯首贴耳,我们就要抓紧这个机会。”

“神王变了……他是蛮祖,还是皇甫铭?”她缓缓阖眼,已经很累了。这一回出现的神王,狠辣果决远超从前。其风格作派,已不是她熟悉皇甫铭。所以,是不是当年的广成宫事变促成了皇甫铭的神国大战,而他最后不敌蛮祖,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宿命?

“不好说。神王能晋入真神,必定是一方吞噬了另一方的结果,不存在第二种可能。”这一点,他很早就和宁小闲讨论过了,“败者输掉一切,赢家通吃所有,这其中也包括了输家过往一切记忆、心得和感悟。无论是皇甫铭吞噬了蛮祖,还是蛮祖吃掉了皇甫铭,都会全盘接受对方记忆,免不了要受影响。”

记忆是什么?和魂修为伍这么多年的宁小闲可以给出一个把握十足的答案:记忆就是个体的性格。

因为有记忆,人才成其为独一无二的个体。

无论那对父子是谁吞噬了谁,都是记忆的融合,都免不了要接受对方的一部分融入己身。神王因此性格大变,也就在情理之中。

此时的他,既有皇甫铭的冷酷果决,又有蛮祖的老成沉稳。从性格上来说,这人几乎没什么弱点了。

宁小闲疲惫地叹了口气,问出了比身上伤势还要沉重的话题:“接下来,怎办?”

是啊,接下来怎么办?本是摩诘天、沙度烈和隐流三家合剿神山,其他仙宗作为后援源源不绝赶来,现在神王带着真神修为横空出世,局势又要大幅改写。

摩诘天和沙度烈要怎样面对神王?她很清楚,神王如在巅峰期,这两大蛮国所有神境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一如己方阵营。

可偏偏神王在与长天等三大神境的战斗中也付出代价、受了伤。

这就给未来的局势蒙上了重重迷雾,谁也看不清未来的趋势。

如果这一次神王赢了,那么今后南赡部洲上再也无人是他对手。

他的复出本来就具有划时代意义,足以改变一切。此前所有的游戏规则,都要因他而推翻重来。

所谓真神,就是这样不讲理、不容拒绝也不容否认的存在。人类和妖族,在他面前还有胜算吗?

长天抚着她的面庞,低声道:“我会将你送回华夏,待风波过尽再带你回来。”

“什么!”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我不去!”

“听话。”他的口气严厉,动作却更加温柔,“神王从未去过那里。他没有华夏座标,就找不到你。在那里,你是安全的。”他救不得南赡部洲,却一定要保证她平安周全。

安全,他曾经承诺过她无数次,却始终未能兑现。

她一把抓着长天的手,像是怕他突然消失不见:“你呢,会不会留在华夏?”她知道自己多此一问,长天怎么可能留下?

他笑了,揉了揉她的额头。这个笑容很好看,抛开了往日严峻,温柔得恰如一江春水,配上他的满分颜值,平时一定可以让她沉溺下去,两眼冒星。

可她心底此刻只有阵阵发寒。

结发三百年,她知道,长天当然不会留在华夏。

黑龙江治疗盆腔炎医院
濮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烟台治疗宫颈炎方法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哪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价格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