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岭信息网 > 游戏

具现召唤 第六十七章 猪头拜帖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9:22

具现召唤 第六十七章 猪头拜帖

杰德路城也是一座大城,不过没有莫尔德城繁荣。因为莫尔德城是王国里最靠近南断山脉的大城,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各种物资在这里被交易。而杰德路城就比较一般了,这里除了农业比较发达之外,没有太多的特色。

生活在杰德路城的富人相对的要比别的大城少一些,而这里的社会环境却比别的地方要稳定一些。因为这里的天灾很少,粮食产出稳定,人们的生活也跟着稳定,相应的,这里的读书人也比较多,是王国中输出文职官员最多的大城。

郑峰他们一行人进到杰德路城之后,郑峰明显的发现了这里和莫尔德城的区别。在街道两边的店铺和摊位之中,卖奢侈品的明显的要少一些,而卖字画的就明显要多一些。看来这里的书生比较多,而财主比较少啊。

来到预定的客栈,这里的装修风格也是有diǎn书香气息的,再加上这边的人文风气,客栈里面比较安静,远没有德斯比在莫尔德城的客栈里面热闹。不过据説这家客栈里也有德斯比的股份,只是不占主导罢了。

安顿下来之后,第二天郑峰就出城去拜访拉斯碧流老先生了。这位大贤者并没有住在城里,而是在城外的一处庄园里。这里环境清幽,行人很少,倒是个疗养休闲的好地方。整个庄园的占地倒是不xiǎo,不过建筑都是以木石为主,也没有太多的装饰,价值应该不高。

马车停在庄园的门口,克劳德上前去叫开了大门,并且递上了拜帖。开门的是一个老头,穿着朴素并且微微地弯着腰,他抬起昏花的老眼,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克劳德和门外的豪华马车。虽然克劳德的一身贵族管家的高级服饰,还有马车上的纹饰,都表示了他们的地位和富有,但是老门房并没有表现的太热情。

虽然大贤者平时的生活比较简朴,但是来登门拜访的达官贵人却是不少。其他的不説,就是现任国王的代表,也是每个月都会来一次,而且还是每一次都吃个闭门羹呢。所以这个穿着朴素的老头,还真的没有太把这些达官贵人放在心上。

慢条斯理的diǎn了diǎn头,叫克劳德在门外等着,门房老头就慢悠悠的往庄园里面走去了。看到老头缓慢的动作,随行来的xiǎo布嘟着嘴説道“他好慢啊。”旁边的悟空接着説道“大概要等好久吧,要不我们去送送他。”説着就转头看向郑峰。

郑峰赶紧制止了这两个家伙的打算

具现召唤  第六十七章 猪头拜帖

,要是让他们做出什么不礼貌的行为,那一会见到大贤者,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放啊。这时的郑峰觉得带着这两个冒失鬼过来,是不是有diǎn欠考虑,或许应该带两个比较有修养的手下过来。

这一次跟着郑峰出门的人,除了心月和克劳德之外,就是这两个充作保镖的家伙了。以郑峰的性格,他总是把这两个八级的高手当保镖带着,确实有些太过谨慎了。要知道安拉王国就只有一个八级的存在,而且肯定是留守在王都的。

他碰上刚巧路过的八级强者的可能性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这种强者也不是大白菜到处都是,不説八级,就是七级的存在,也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碰上的,身边带上两个七级的保镖其实也就足够了。

悟空和xiǎo布被要求不许乱动,干等着又实在无聊,他们在等待的过程中就歪在马车里面打起呼噜来了。而那个门房老头晃晃悠悠的也终于走到了大贤者的书房里面,并且把拜帖递了上去。

拉斯碧流接过拜帖一看,还是一个镀金的帖子,不知道又是哪个大贵族来家里劝説他了。在潜居这段时间里,大贤者的家里隔三差五的就会有某个贵族或者高官,过来对他劝説一番,大多是希望他不要再排斥新国王了,説一堆识时务者为俊杰之类的话。对于这些人,大贤者一律端茶送客,根本不甩他们。

经过了那么多的达官贵人的无功而返,最近这些时间里,来他这里碰运气的贵族高官已经越来越少了。毕竟够分量来劝説他的人也不是太多,到了现在也都来的差不多了。一边猜测着这一次又是谁,一边打开了拜帖,不过这一次的拜帖打开之后,却是有diǎn出乎拉斯碧流的意料了。

在这张拜帖的里面,并没有写明来拜访的人是谁,也没有写来拜访的目的,而是写了‘守时、守礼’这几个字,在字的下面是画的一个猪头,在猪头的下面又画了两个水桶,而落款是懵懂弟子拜上。

看到这么奇怪的一个拜帖,拉斯碧流疑惑了老半天。他实在想不出,那几个够分量又还没有来劝説过他的人里面,有这样喜欢胡闹的。不管那些达官贵人的人品怎么样,但是年纪都不xiǎo了又是位高权重的人,不应该做出这种像是xiǎo孩子的恶作剧似得事情。

不过想到了xiǎo孩子的恶作剧,再看看这个猪头的涂鸦,拉斯碧流似乎觉得有diǎn眼熟。再联系到落款用的弟子拜上,大贤者慢慢地想起来一个xiǎo事情。那是在安拉国王发动兵变之前的事情了,那时的拉斯碧流还在王宫里面教书呢。

有一次大贤者去上课的时候,发现了两个迟到的人,这两个迟到的学生就是xiǎo凯斯和安达斯王国的xiǎo公主叶贝利亚。当时这两个xiǎo家伙一个才十七岁,另一个才十五岁,而他们又是刚刚才由前国王给定下了亲事。

拉斯碧流怕他们年纪xiǎo不懂事,青春年少的做出什么不守礼法的事情来,于是就趁着这个机会,对这两个xiǎo家伙进行了一番品德教育,教育的主题就是守时守礼。

而那个时候的凯斯正是叛逆期的年纪,他在接受了长长的教育之后,就有diǎn不服气,在大贤者不在的时候,偷偷地在大贤者的外衣里面画了一个猪头。这个猪头是用油彩画上去的,拉斯碧流一开始没有发现,直接穿着这件外衣回家了。

到家之后,大贤者才发现了这个恶作剧,而且连里面的中衣上面,也被染上了一个模糊的猪头。人老成精的拉斯碧流很快就找到了这个恶作剧的元凶,于是,xiǎo凯斯被处罚,拎着两桶水在走廊上站着。

现在看到这个猪头和水桶,拉斯碧流一diǎndiǎn的想起了这个往事,年纪大了,回忆事情就是比较慢。当大贤者想到凯斯的时候,他的老眼里面也闪过了一丝激动的情绪,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位大贤者的身上了。

拉斯碧流从七十岁开始,就卸掉了其他的职务,只留下一些虚衔,专心的教导一群弟子。从那个时候起,只有六七岁大的凯斯就在老先生的门下做弟子了,上十年的师徒关系,看着弟子们一diǎndiǎn的长大,大贤者又怎么会没有感情。

在安拉国王发动兵变之后,大贤者的这最后一批学生基本上都遇难了,他们除了王子公主,就是前国王的嫡系死党的子女,都是安拉国王必定要铲除的存在。而大贤者会那么痛恨现在的安拉国王,也多多少少和这一批关门弟子的遇难有关,在大贤者的眼里,这一批的弟子就像是他的孙子孙女一样。

现在发现这些关门弟子里面还有幸存者,以大贤者的稳重也不由得激动了一下。在短暂的激动过后,大贤者又欣慰的看着那个落款,这个落款里面已经表示这个弟子长大了,已经明白大贤者当时的意思了。懵懂弟子,就是自承懵懂无知,年幼不懂事的意思。

而不用真名,却是画了一个猪头这么另类的拜帖,也多半是因为这个弟子的身份比较特殊,不适合表明。轻轻地擦了一下眼角,大贤者吩咐了家里的老管家去请客人进来。在这位老先生想来,凯斯和安拉国王可谓是不共戴天之仇,这个xiǎo家伙冒着被通缉的风险跑来找自己,自然不可能是劝説自己去为王国效力,倒是劝説自己加入反抗组织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初凯斯一个人逃进深山,之后就再无音讯。虽然很多人都认为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xiǎo少年,是不可能独自存活在大山里面的,但是由于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所以凯斯的名字一直都在王国的通缉名单上。而这张名单上面的第一号通缉犯,就是怀力斯这个血鹰大统领。

拉斯碧流一边回忆,一边想,自己这么一把年纪了,就算是加入了反抗组织,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了。最多也就是动动嘴,写上几篇檄文,声讨一下安拉国王而已。虽然老先生不喜欢参与这种纷争,但是如果可以给先国王出一口气,那他也不介意动动笔杆子。

老管家的年纪也不xiǎo了,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比较利索的,至少比那个老门房要快得多了。不一会的工夫,老管家就带着郑峰和克劳德他们来到了书房这边。至于悟空和xiǎo布他们,还在马车上打呼噜呢。对于这两个家伙,郑峰觉得他们还是留在外面比较合适,现在是去见长辈,这两个冒失鬼説不定弄出什么乱子来呢。

北京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山东治疗早泄费用
苏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地址在哪里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