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岭信息网 > 育儿

诸天万界 第三百零九章 梦与现实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0:37

诸天万界 第三百零九章 梦与现实

虽然在上一世,红尘若梦之中,许道颜对于刺家有了粗浅的了解,但对于杀手生活的细节,并沒有具体的了解,所以他对刺家中人的生活很是好奇。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细聊了一下,她将她这些年所过的生活,简明扼要告诉许道颜。

聂沛儿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有属于自己的坚守,就是聂氏祖训,牢记于心,不敢忘。

所以哪怕她手中有无数生灵的性命,但这些人都是罪大恶极,只是她将自己刺杀许道颜这一件事给隐瞒起來,毕竟这种事,聂沛儿不想让他知道。

许道颜想起在红尘若梦之中,聂沛儿从來都沒有告诉自己的生活细节,喜怒哀乐。

回想一下梦中的情景,她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从來都是很沉默,两个人互相帮助,一起成长,自己则是一路耀眼,光芒万丈,直到匈族神朝将自己逼得卸甲归田,成为平民之后,萧家出手陷害,穷途末路,为萧彦所害,聂沛儿不言不语,消失在自己面前,然后将萧彦斩杀之时,被萧氏老一辈人物打成重伤,不知所终。

正如邪皇所説,梦中所衍化的一切,不一定会在未來之中显化,但是对许道颜而言,那是如同真实经历的,一直以來,聂沛儿给他感觉就是很冷冽,让人难以亲近。

不过经历过红尘若梦之后,他总觉得聂沛儿并不像表面那般,虽然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错觉,但跟着感觉走就是,如今聂沛儿跟他説起自己的生活,更是让许道颜觉得自己与她贴近了不少,不会像以前那样,觉得两个人始终隔着什么距离。

他细细想了一下,在红尘若梦当中,当时自己前程锦绣,光芒万丈,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许道颜静下心來,仔细回忆梦境,当时聂沛儿的心里虽并非自卑,但总会觉得自己与他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再更多的时候,她宁愿保持沉默。

毕竟在聂沛儿看來,自己只是一个流亡在外的聂氏叛逆,而自己则是九州神朝神威候,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很快就要接替天石公的位置。

所以在那种身份地位悬殊的情况之下,聂沛儿不愿意去多説自己的事情,并且还会适当与许道颜保持距离。

他心中恍然,看了聂沛儿一眼,沒有多説,反正在红尘若梦之中的悲剧,他不想重演。

自己一路走來,所经历的那些人,一个个如同走马灯般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闪现,如今所有人都有了着落,只差一个人了。

“云舞,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许道颜心中惊叹,云舞一直为那一件事而耿耿于怀,远走他方,在红尘若梦之中,她最后守在自己墓前,不肯离去。

如今想起來,心中总有一种淡淡的无奈,为什么她要如此。

“你在想谁。”聂沛儿感知很是敏锐,许道颜的眼神,以及他的心跳频率,气息都有了变化,这是一种思念。

“云舞,你不认识她,我一个朋友,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许道颜从來沒有把那一件事放在心上,而云舞却为此而耿耿于怀,始终不肯出來相见,但许道颜总感觉她仿佛就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己看不到她。

其实对于云舞,聂沛儿是知道的,她很沉默,顿了顿,问了一句:“你想去找她。”

“当然想了,有些事想要跟她説清楚,让她真的不要放在心上,我从來也沒有怪过她什么。”许道颜感叹道。

“你们之间生了什么。”聂沛儿明知故问。

许道颜就将事情从头到尾説了一遍,聂沛儿之前知道的只是表面,并不知道细节,听到两者之间的细节,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她认真地想一了下:“云舞这样的女子,她有自己的打算,哪怕你找到她,她如果沒有准备好去面对你,只会让她难受而已,除非……”

“除非什么。”许道颜连忙问道。

“除非你很爱她,并且与其在一起,这样也许会好一diǎn,如果你那么説的话,她就会知道你肯接纳她的一切,包括所犯的错。”聂沛儿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作祟,她想知道许道颜的答案:“在她看來,自己辜负过你对她的信任,如果你们两个在一起,她会用尽一生來补偿你。”

“……”许道颜眉头一皱,对云舞是什么感觉,他实在説不明白,谈爱的话,以前他并不是很明白爱是什么东西,但是经历过无间地灵与无间之主,加上红尘若梦中无数岁月的感悟,他隐隐约约已经有些明白了。

他看着聂沛儿,在红尘若梦中,聂沛儿身受重伤,他花了足足百年的时间去寻找,可是始终找不到她,在自己即将死去的时候,他去找了田甜。

虽然只是一场梦,但是不是影射了一些什么,对于许道颜心中所想之事

,聂沛儿自然是不清楚了。

“那一切随缘吧。”许道颜不再多想,听到他的回答,聂沛儿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就在他与聂沛儿两人谈话之间,元宝与一名女子出现在房间之中。

女子身着鲜红战甲,上有紫色纹络交织成一道雷电纹络,此乃孙家至高雷法,紫霄圣雷纹,威力巨大,在战场之上,一旦召唤,雷如雨下,少有人能够抵挡。

她长束起,头带紫金冠,英姿飒爽,眉宇间吞吐着战意,她腰间挂剑,举手投足,似掌握着百万雄兵,气息铺天盖地,让许道颜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你就是灵儿的哥哥,道颜。”女子见到许道颜,开口问道。

“是。”许道颜沉声道。

“这些年來多谢有你照顾灵儿,事情元宝都已经告诉我了,你现在需要什么帮助吗,我必然全力以赴,绝对不会食言。”孙尚英郑重道。

“沒有,只要你们孙家能够好好待灵儿就好,对于我而言,只要灵儿安全有保障就可以了。”许道颜摇了摇头,灵儿可以説是他心头最大的挂碍。

“放心,有我在,孙家沒有人能够欺负得了灵儿,她会一生平安喜乐。”孙尚英承诺,毕竟灵儿也是她的女儿,当年把她丢在战场之上,这些年來孙尚英备受折磨,如果当时自己更加谨慎一diǎn的话,就不会遗失掉灵儿,这些年來,对灵儿心中充满了愧疚,只想好好补偿她,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全部都给她,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她在当年不惜一切代价,找人进行推算孙灵的下落,得到的回复不是死,就是得到高人庇佑,无法被推算出下落。

孙尚英也只能够期待是后者,如今能够与孙灵母子团聚,并且两者之间沒有那么大的疏离感,许道颜是费了很大的力气。

“那就好,如今我心愿已了,是该离开了。”许道颜看向了元宝。

“什么,你不跟本佛爷在中央神朝逛几圈,刚才不是説好了吗,我们要一同出去历练。”元宝大呼小叫。

“关于孙灵身份的消息,乃是从中央神朝传出去的,只怕接下來许氏家族会在这里安插很多人,甚至你和孙将军來见我,都有可能已经被他们现了,所以我想要尽快离开。”许道颜仔细思量,这里的确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了。

“好吧,那本佛爷收拾一下,跟你一起走。”元宝很是仗义,一副要陪许道颜上刀山火海的姿态。

“不,你先留在这里,我会让少帅也先回血云宗,我的事一时半刻,不想把他卷进來,至于小白就先留在中央神朝,帮你打造法器,你带他与中央神朝墨家多多交流,只要你跟他在一起,接下來如果我要找你们的话,会用自己的方式联系你们,如果一起离开的话,太显眼了,许氏家族会怀疑到你们身上。”许道颜连忙道。

“好吧,你小子还真是谨慎。”元宝一声感叹,如果是以前的许道颜,肯定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如果不谨慎的话,一旦落入到许氏家族的手里,那就再也不可能脱身了,元宝,如果道颜遇到什么危险,你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全力以赴的,道颜你既是灵儿的哥哥,那我孙家就是你第二个家,她很想你,很怕你出事。”孙尚英做出了一个承诺。

“多谢,让灵儿乖乖的,好好修炼,总有一天,我会來见她的。”许道颜拱手。

“好,我会转告她,道颜,我先走了,元宝你随我來。”孙尚英拱手,带着元宝离去。

聂沛儿在一旁始终都沒有説话,许道颜看着她,道:“我们走吧,从今天开始,我就跟你混了。”

“……”聂沛儿愣了一下,迟疑道:“就我们两个。”

“不然呢,与我交往的人当中,沒有太暴露出來的人,也只有你了,元宝做事张扬,又为中央神朝有极其深厚背景之人,有名有姓,小白的话,要好好帮元宝好好炼制法器,并且我想让元宝带小白在中央神朝与同门墨家好好交流一番对他有好处,所以只能够我们两个人一起上路了,难道你不愿意。”许道颜淡笑,看着她。

“当然愿意了……”聂沛儿连忙diǎn头。

“那等我一下。”许道颜拿出石蛮给自己的那些物资,先给自己进行易容了,不管怎么样,至少会安全一些,随后他去薛少帅的房间里,传他三句兵法之后,便与聂沛儿一起离开。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心绞痛的位置
营养不良的孩子
儿童健脾胃的药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