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岭信息网 > 健康

荒兽主宰 第六百六十五章 恢复元气

发布时间:2019-09-26 00:18:37

荒兽主宰 第六百六十五章 恢复元气

玺尘满脸兴奋,上来就一把抱住燕澜,喜道:“真不愧是我的小师弟,还是同样的厉害,还是同样的霸气。”

言罢,玺尘又一把握住悟色合在胸前的双手,笑道:“咱们一行人中,有了你们两人,我们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啊!嘿嘿,小和尚,你的神通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悟色谦逊一笑,道:“玺尘施主,首功当归燕澜,小僧不过在旁边指手划脚罢了。”

墨璃噙笑走来,瞪了玺尘一眼,道:“师兄,瞧你说的那话,好像燕澜是你的小师弟,所以才这么厉害似的,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看人家小和尚,出了那么大的力气,还这般谦虚,你得好好向人家学习。”

燕澜朝玺尘挤了挤眼睛,抿嘴笑道:“墨璃师姐也不能这么说,玺尘师兄在此战之中,可是立了不小的功劳,没有他,我和悟色大哥必定更加艰难。”

悟色点头道:“是啊,此战乃是集众人之力,缺一不可。我看诸位都损耗巨大,此地恐非善地,我等还是先寻一处安全之所,恢复元气为上。”

情剑无常朝四周望了望,道:“方圆万里,已夷为平地,想要安全之所,自然少不了剑华门三位长老之助。”

此时,华风、华木、华崇依旧怔怔而立,似乎意识还沉浸在先前的大战之中,无法自拔,并未听到情剑无常所言。

燕澜见状,摇头一笑,走了几步,来到华风身前,运起一丝雷魂之力,道:“三位长老,可有安全之所,供我等恢复元气?”

华风身躯一震,立即回过神来,愣愣地望了燕澜几眼。随后朝剑华门山门所在方位望了望,深吸一口气道:“有,当然有。燕……燕澜小兄弟,你……”

华风好似意识受阻。说话都不利索,上上下下地又将燕澜打量一番,如同审视一个异类。

紫漪等人见状,都是窃笑不已。燕澜在此战之中的表现

荒兽主宰  第六百六十五章 恢复元气

,若不知晓燕澜之前厉害的人。定会一时难以置信。

燕澜温和笑道:“大长老,我无大碍,不必担心。”

内门大长老华木反应过来,连忙道:“燕澜小兄弟与诸位的救命守宗大恩,我剑华门永远不忘。如今,我山门虽毁,但这大地之下,仍有庞大的密室建筑,诸位请随我来。”

华木并非不震惊,而是突然意识到。燕澜一众必有他们自己的秘密,不便多问。

燕澜一众跟随华木一跃而起,来到剑华门那古墓禁制前。这万里之内,大概也就这古墓禁制未遭到破坏。

燕澜停在古墓禁制前,这禁制他进去过,也看到过古墓入口,他相信,古墓之内,定还有比这外面防护禁制更强大的禁制。

“此时元气不足,真灵虚耗。此墓,留作以后慢慢去探。”

燕澜收起好奇之心,忽见古墓禁制微微一晃,两道人影从中走出。正是屠冬与唐杞。

此时,屠冬面色惨白,唐杞更是灵力虚浮,偎依在屠冬怀中。若非屠冬将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唐杞,只怕唐杞不死。也要灵魂寂灭。

华风见状,不顾自身伤势累累,大手一挥,两道灵力涌入屠冬与唐杞体内。

华木松了口气,道:“这古墓禁制,虽然抵御了大部分余威,但他们二人,仍旧遭受到不小的波及。若非屠冬竭力相护,只怕唐杞早没了性命。”

华崇面露悲哀,叹道:“本门弟子之中,怕只有他们二人幸存。哎,也罢,总比死绝强,至少本门没被连根拔除,老少两辈,都还有血脉留存。这一切,皆受燕澜小兄弟与诸位之恩。这古墓之地,虽是本门禁地,但我认为,燕澜小兄弟一众,从今往后,可自由出入本门以及古墓。只是,古墓凶险,诸位需当谨慎。”

华木点了点头,道:“华崇长老所言甚是,诸位是本门永久的座上宾,也算是半个本门之人,不但这古墓可自由探查,就是本门密室,也是有资格进入。诸位,请随我来吧!”

华木强提一口气,打出几道玄奥手诀,便显出一道波纹之门。

华风带着屠冬与唐杞,一马当先踏入,以示安全。

华崇恭敬地对燕澜一众,做出个请的手势。

燕澜点了点头,此时剑华门一片感恩之心,自不会加害他们,他也不做犹豫,一脚踏入其中。

燕澜眼前一黑,随即四周墙壁亮起数道火焰,此处是一座大殿式的建筑,只不过极为阴暗,乃是位于地底的缘故。在他身后,紫漪等人也随之出现。

华风道:“此地是本门禁地,位于大地之下十万丈处,有无数禁制笼罩,极难损坏。此处有数十密室,诸位请随意。”

燕澜转身道:“大家先去调养吧。”

桐荛望了望燕澜,目有不舍,抿唇一笑,便正要往一处密室走去。

燕澜望着桐荛背影,嘴角轻扬,道:“桐荛师姐,谢谢你!”

桐荛脚步一滞,黛眉微皱,转过身,疑惑道:“燕师弟,应是师姐谢你才是,因何谢我?”

紫漪、玺尘等人,也是停下脚步,张大眼睛,不明所以,颇为好奇。

燕澜道:“师姐可还记得,在宗门之内,你赠予我一枚护身符?”

桐荛轻轻点了点头,道:“记得,那是我的贴身之物,自小便带在身边,怎么……”

燕澜笑道:“师姐,那枚护身符,确实是一枚很厉害的护身符,是它替我挡下了白无欲最后那绝强的一击。”

这护身符之事,玺尘众人都知晓,非是什么隐秘,故燕澜也不隐瞒。

桐荛闻言,周身好似被电流击中,迟疑片刻,她目光复杂,轻声道:“是……是真的吗?”

燕澜点头:“是真的,若非那护身符,现在我怕是不能站在这里了。”

桐荛目光闪烁不定,似喜似悲,眨眼之间,她收起心中复杂的思绪,莞尔一笑,道:“那就好……”

说完这三字,桐荛嘴角不时轻扬,显然颇为庆幸与高兴,却又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燕澜望着众人盯着他的目光,笑道:“没什么事了,大家赶紧休息去吧。”

片刻之后,这地底大厅就只剩下燕澜与华木华风三人。

燕澜神色肃然,道:“华风长老,可否再带我进入先前那个密室?”(未完待续。)

孝感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孝感牛皮癣治疗方法
孝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孝感治疗牛皮癣费用
孝感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