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岭信息网 > 娱乐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败家一怒(第九更)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0:45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败家一怒(第九更)

“若是这疼痛她抗不过……一命呜呼,便是你的罪过。”

骆冰晴说得风轻云淡。

闻言,楚天箫还未说话,衣先生却已关切地抢先道:“慢着!我只听说冰魄邪蛊痛入骨髓并无解药,何时还有了什么秘法可以止痛?此法到底有何隐情,或者……可有什么后患?”

“不愧是衣先生,果然见多识广。”骆冰晴点点头,满不在乎地说道,“冰魄邪蛊在身怀雷灵的修炼者前,不值一提,但除此之外,却是极难对付,我虽有方法将之暂时降服,以达止痛之效,然而,也的确会有些许后患……”

“什么后患?”

“也没什么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败家一怒(第九更)

,只是此女今后都莫想再提修行二字……而已。”

此话落下,衣先生浑身一颤:“你说什么?!”

他身后的包,方两位先生更是咬牙切齿,直接就想冲上前去,然而通玄令既出,他们根本无力挣脱,越是挣扎,越是痛苦,无能为力……

“你居然想废了她?她和你有什么仇怨?”

“骆冰晴,你疯了吗!”

骆冰晴冷声道:“一个小女孩而已,若不是那个红发的体质特异无法下蛊,此刻,他也是一般的下场!”

“再者说,冰魄邪蛊入体之后,一经发动,必会破坏全身筋脉,若无我的秘法,她不但要废,要疼,还要从今往后都无法站起,双手无法用力,形同废人!”

“以秘法救她,至少可让她今后安生,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骆冰晴这些话说得依旧平淡自然,隐隐还透出一丝上位者恩赐的意味,仿佛造成眼前这局面的罪魁祸首不是她,仿佛陆媚儿即便如此也还要多谢她手下留情一般……

只是,她虽然句句是真,却仍然藏了一些真话在心里,那是一抹绝不可能被她承认的‘担忧’和‘害怕’……

“这个小女孩,看模样只有十二三岁,居然已是明元下境?且几乎已经圆满,不日便可破境?”

“此等天资……将来必是我的威胁,既有机会,为何不废了你!”

“不错,不但要废,还要以最惊怖的方式废之,彻底打垮其武道之心!”

“当世,执天之骄女之牛耳之人,只需有我骆冰晴一个就够了!”

这番阴暗心思她是永远不会承认,也不会说出来的,就见她依旧保持着那副冰冷仙子的模样,美眸一扫,看向楚天箫:“你都听清了吧?若不想那小女孩后半生凄苦,我劝你最好赶快上场,否则……”

这话没有说完,可是谁都知道她的意思,眼见这一幕,许多曾对骆冰晴心怀美梦的青年才俊都觉一阵失落,心寒。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像这样挟持无辜小女孩,威胁着想要以大欺小的事,他们想想都觉羞耻,可骆冰晴却是一派淡然,毫无情绪波动,这简直让他们不敢相信……

这个女人,真的是我们当年视若仙子的骆冰晴?

她,居然可以如此不择手段?

楚天箫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回答骆冰晴的话,而是转向血岩:“血岩,你可以支撑多久?”

血岩咬牙说道:“应有……半柱香……”

“你可明白我所说的‘支撑’之意?”

“属下明白……半柱香……无碍!”

“半柱香么……”楚天箫眼眸一凝,“足够了!”

说完这句,他便是轻轻抚上了陆媚儿的额头,看着她紧闭的美眸,蹙到一起的眉毛,那般冻结哆嗦的姿态……

触手只觉浑身冰冷。

楚天箫心中隐隐作疼……

她还只是个孩子……

在不久前,她还欢快地和自己一起败家烧竹筹玩耍,可是现在……

楚天箫看向了骆冰晴。

“你说得对,我的确做错了。”

骆冰晴高傲地仰起了脖颈,就听楚天箫继续说道:“我错在没能早点发现所谓的神侯世家骄女,根本就是个女。表子都不如的贱人!我错在没能早点发现,所谓执京都骄女牛耳之人,根本就是个心胸狭隘,妒忌心重,畏惧后起之秀的贱人!”

“你说什么!”骆冰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多少年了,什么人敢这么和她说话?

除她之外,场间大多数人也都被楚天箫这番话语惊到了,他们纵然对骆冰晴有些幻灭,可看着她,依旧觉得高高在上,就连说句话都有些不敢,哪能像楚天箫这样,一口一个贱人,毫无顾忌,肆无忌惮地怒骂?

许多人看着楚天箫,只觉他身体里像是压抑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完全不似平日那般风轻云淡,好似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

他怒了。

败家子,怒了!

越怒,他的头脑反而越发冷静,只是瞬间,楚天箫就在心中将如今局势彻底剖析完毕,而后,迅速有了一个比之前计划还要再疯狂十倍的主意!

就见他骂出那句之后,居然完全不再理会骆冰晴,而是转头,看向衣先生,抱拳,重重说道:“衣先生,我是否可以用灵币,购买此次历练奖励之物?”

场间人闻言一愣,衣先生也是不明所以,但他知道此时犹豫不得,一想起先前楚天箫的“战绩”,他一咬牙,迅速应道:“可以!”

“很好……”

楚天箫手中一张晶卡突然闪现,在日光照耀下,烨烨生辉!

“给我……裂痕灵液!”楚天箫的话音里,压抑着极重的情绪,但此话落下,场间还是没什么人听懂——裂痕灵液?似乎是一种有些副作用,以剧痛闻名的疗伤灵液吧?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楚天箫看向骆冰晴,看着她身旁的那些伙伴,脸上表情有所变化,却是露出了一个仿佛“人畜无害”的笑容。

“老实说,来的路上,我想过很多,筹谋了很多,但我真的没想到,我会动怒。”

“是的,我真的怒了。”

楚天箫笑得越发平静,淡淡,人畜无害,可连带骆冰晴在内的一群人,却全都感到了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就见他一摆手。

“怒了,就要出气!”

“败家子,报仇不隔夜!”

“所以,裂痕灵液……”

“我为你们准备了……”

楚天箫说到此处,话音陡然冷到极点,毫不掩饰自身的怒意,盯着骆冰晴,一字一句地说道。

“五,百,瓶!”(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

菏泽治疗宫颈炎医院
菏泽治疗卵巢炎方法
菏泽治疗卵巢炎费用
菏泽治疗卵巢炎医院
菏泽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